从「被抢」到「被鸽」,最惨毕业生经历了什么

凤凰网汽车2022-5-21 9:26:46

时代不落灰了,时代在刮沙尘暴。

随着互联网大厂裁员过寒冬,2022年迎来了“史上最惨应届生”。

目前,京东、百度、新浪、小米、转转、哈啰及有赞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均被曝出“裁员”或变相裁掉应届生。部分新造车企,更是被指“毁约”春招生。

“当了公司裁员的替死鬼”,应届生如是说。

面对裁员潮,一名互联网人评价:阿里裁员中年人,叫“每年向社会输送1000名10年以上阿里人”,京东先砍应届生,叫:“恭喜您顺利毕业”,哈啰祝被解约的同学“未来大展宏图”,到贝壳,直接把裁员叫做“重生计划”。

“下一家,是不是要说转世投胎了?”

2021届“慢就业”的学生还没找到心仪的工作,2022年毕业生已经成了“被鸽派”,遭遇“金三银四消失”及“秋招春招被毁约”等一系列打击。内心的门槛从月薪过万降低至“能生存就行”。

从前两年新造车的抢人大战,到今年互联网制造业集体“裁员”,可以说沧海桑田就在两月间。如今,他们遭遇,正不断刷新着“最惨应届生”的底线。

没毕业先“失业”,22届学生有多惨?

“前脚刚拒了别家的offer,后脚就被单方面强制解约。”孙鸣向凤凰网汽车诉说了自己的遭遇。

他表示,自己遭遇一家新造车企“毁约”。5月底才通知,春招都已经结束了。“辛辛苦苦网申求职,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一名入职电商大厂3个月的毕业生也表示,自己“试用期被卡不能转正,无奈离职”。他本身就是21届学生,申请延毕只为保留应届身份走校招。结果现在社保都交了3个月,自己也失去应届生的身份。

他坦言,目前的感受就是“当了公司裁员的替死鬼”。

一位签约造车新势力的应届生表示,自己秋招签了一家整车厂做国际业务。但入职前被HR告知“有变动,需要轮岗,得先去售后和卖车等岗位轮岗6个月以上。”该公司还强调,轮岗期间需要背销售KPI。另外,即使回归后,也不一定能回到之前签约的岗位。

目前,他已经与公司解约,也感到庆幸,“还好留了备选的offer,不然现在真的很被动。”

这些应届生,普遍都有着对大厂的“盲目信任”。有人坦言是自己身边的人“比较单纯”,都认为“收到 offer 后,大厂不会轻易违约。”

但也有人认为,应届生被裁员多大点个事,至于吗?

就像小米公司的HR也劝导被裁应届生“曾经打网球的辣椒”:被裁员不算什么,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挫折。

但在“曾经打网球的辣椒”看来,这是他25年来最大的挫折。

4月22日,用户名为“曾经打网球的辣椒”在脉脉社区发帖,讲述身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应届毕业生,校招入职小米两个月后被裁的遭遇。其2月17日入职,3月9日经历内部转岗。4月22日被通知裁员后,HR建议他留岗一个月,同时找其他工作。

不少跟帖的人认为“被裁没什么大不了”,“没有规定努力的人就不会被裁,也没有规定应届生就要有保护期,社会和职场就是这么残酷”,以及“不要有学生思维”。

但也有评论阐述了应届生身份的重要性,以及社招与校招的区别。尤其是“曾经打网球的辣椒”本身是理工类专业,如果不签约互联网大厂,有很大机会进入研究所找一份稳定工作。年薪在20万以上,还能够解决户口问题。

“大环境不好,处处都在裁员。但是这样搞校招生,真的太败人品了”,一位业内人士评论道。企业的“不道德”是在毁人前程,并为应届生们接下来找工作开启了地狱难度。

从抢人大战到集体“裁员”?

互联网企业校招高薪已是屡见不鲜,近两年,造车新势力也加入了“抢人”大战。

这一波新能源车企抢人潮,始于2021年。据统计,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算法工程师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

其中,算法岗,包括视觉感知、图像识别、SLAM等方向的毕业生,都是汽车业“热捧”的对象。

薪资方面,一位业内人士向凤凰网汽车提供了2022年,部分车企针对研究生学历应届生的秋招年收入数据。

调查|从「被抢」到「被鸽」,最惨毕业生经历了什么

前述人士还指出,行业内的薪资水平大概为:新技术供应商>新势力>互联网造车>传统Tire 1>传统车企。

他简要概括了车辆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外资车企很少会招国内的学生做研发,目前车辆毕业生比较好的去处,基本都是去供应商、初创科技企业与造车新势力”。

如果期望更高的薪资,就会自学转去写代码,基本上总包年薪都在30万以上。车辆行业的编码方向,各种汽车相关的自动驾驶算法,也包括一些测试与仿真等岗位。

如果是比较彻底的转行,可以重新学JAVA,有一些同学有C或者C++ 的基础都会去投一些互联网相关企业。一些电子类的大厂也有相关岗位,例如BAT、美团、网易、小米和华为等等,主要岗位就是开发和测试。

此外,如果是稀缺性人才,如芯片设计类岗位,企业给出的薪资会更高。

一位北京地区985院校的应届生告诉凤凰网汽车,她找到了一份去互联网大厂做芯片设计的工作,对方开出的special offer是总包年薪40万+。

实际上,高薪抢人已不是新鲜事。早在2015年初,新能源汽车行业就曾上演过“传统汽车人”争夺战。

有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间,共有200多名职位在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汽车人才离开传统主机厂,加入不同的造车新势力。

但在2019年,“至暗时刻”向造车新秀们袭来。由于补贴退坡、资本遇冷叠加淘汰赛进入白热化,超过半数的新造车企业“倒在”2021年之前。

被“抢走”的人才们,也纷纷离开新造车,回归传统车厂求安稳。

近两年,红利再度来袭。无论造车人才还是算法精英们,都正享受着行业“风口期”带来的高薪与福利。但热情总有过去的一天,谁在这次“人才大战”成功掘金,谁戳破了虚假美好的泡沫,都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最“卷”应聘众生相

或许,应届生的失意,并不仅仅是某家企业造成的。

2022年,我国大学毕业生达到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其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同时,最为明显的是因为双减跟大厂“裁员”等因素,导致教培行业与计算机专业的就业形势更加严峻,岗位需求也在缩减。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高校毕业生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高校毕业生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上升75%,但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8%。

在2022届高校毕业生中,50.4%选择单位就业,比去年下降6个百分点。有超3成毕业生选择自由职业、慢就业。而毕业生签约月薪下降约12%,已收获Offer、完成签约的毕业生,分别比去年下降16%、3%。

压力之下,有超过一半的毕业生受经济环境等外部因素影响,降低了自己的期望。期望月薪平均为6295元,比去年下降约6%。其中,4000元以下期望月薪的占比12.8%,高于2021年的8.9%。

报告显示,无论从平均值,还是分段薪酬来看,本届毕业生降低月薪期望值都具有普遍性,这也表明毕业生愿意降低薪资要求以适应就业市场。

同时,多地公布了“高校毕业生去向落实率”,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网站近日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2022年4月17日,全国高校毕业生去向落实率为23.61%。且该落实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位于11-20名。

另据《重庆日报》早前报道,今年,重庆市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达到31.2万人,同比增加6.8万。截至4月21日,2022届重庆普通高校毕业生毕业去向落实率达33%左右。

经历考研失败的李玲,就是被“卷”到崩溃的一员。

2022年初,李玲因报考院校分数大涨无缘复试,“被迫”回归职场,从2月开始疯狂海投递简历的她,至今仍未找到合适的工作。

据李玲介绍,对于应届生来说,找工作的途径除了企业秋招与春招的官方通道之外,还能在各大求职APP上投简历,以及关注自媒体账号发布的招聘信息。

BOXX直聘、前X无忧、X勾网、X联招聘与猎X等软件,李玲大大小小注册了超过10个软件,每天至少联络几十家公司。经常半夜盯着APP的界面不停刷新,希望能找到合适的岗位投递。

她回忆,在3月到4月初时,还经常有HR回复,也会收到面试邀请。但到了5月,简历基本都是石沉大海,经常被已读不回。为了在6月毕业前找到工作,艺术类专业的李玲除了投本专业相关的岗位,看到沾边的行政、人力与销售等职位也一律都会投递。

“学校也一直在开展双选会,提供很多招聘信息,但自己依然是待业状态。”

希望留在大城市的李玲,曾经一心向往大厂。如今,她内心的门槛从月薪过万降低至“能生存就行”。目标公司也从大厂降低到初创小公司,从双休降到单休。

过去,李玲认为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必须要结合工作的匹配度、自由度、成长空间与同事氛围综合考虑,薪资也同样重要。但现在,“只要能够满足自己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我就能接受。”

一位211的21届本科毕业生林冰也坦言,自己选择保留应届生身份“慢就业”,结果找工作找到崩溃。他表示,“当时觉得自己的学校和成绩还可以,即使GAP一年,去大厂也没什么问题。”

结果,现在找工作的门槛都是研究生起步,本科生毫无竞争力。即使是HR挑明加班常态化,那些“早9晚9”或“早11晚10”常态化的岗位,也非常多人竞争。

目前,他的愿望变成只想找一份大公司的实习生岗位,先给自己增添一点履历。但“现在实习生的竞争也很大,很多24、25届的研究生还在抢,以我的条件投简历都是石沉大海。”

他总结道,“是自己刚毕业时太年轻,太自以为是”。

3月开始,各大厂陆续被爆出被裁员的消息,随后“鸽应届生”、“大厂毁约”频上热搜。网络上发起关于此的热门话题都是诸如,“应届生被裁员是先找工作,还是先仲裁?”

被点名的大厂们回应时普遍表示,当前的优化是由于组织发展需要梳理架构以匹配更有效率的发展,同时“节衣缩食避寒”也是不得已为之。

大厂企业一边“卖惨”一边掌握着舆论主导权。

5月19日,阿里与B站也被曝出“集中裁员”。有网友表示,阿里给出N+3,闪电裁员20%。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阿里采取滚动式裁员策略,不会大规模“集中毕业”。

5月以来,阿里一直在脉脉热搜里霸榜,5月19日依然靠着1052万的热度位居第一,多位认证为阿里员工的人在这里吐槽自己的被裁经历。

5月中旬,B站游戏部员工透露,整个公司将裁员20%-50%,“北上广一起裁”。一位消息人士对上述情况进行了确认,但表示自己“不方便多说,签了保密协议”。

有分析人士称,他们通过保密协议和补偿金安抚被优化员工,同时配合结构调整招聘,给外界一切照常运作的感觉。而此时,被裁员工和待招聘者都困于信息不对称。

现如今,整个互联网行业进入业务收缩时期,裁员这个选择几乎是必然。

另外,近年来,外界不乏“大厂组织已经老化、效率正在下降”的观点出现,认为巨头们跟不上新时代。

同时,内部组织老化,外部环境不如预期。企业无法开源,就只能选择节流“苟活”。

而如今,大厂裁员风波还在持续,分别考验忙于自保中两者的坚韧度与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