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收不增利,宁德时代怎么了?

亿欧汽车2022-5-5 7:16:22

4月29日,#宁德时代一季度净利润14.93亿元# 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宁德时代本想赶在五一小长假之前,低调地发个财报,没想到成了一时热点。

在一片悲鸣哀嚎中,有网友评论:做实业可真不赚钱。一家龙头企业忙活一季度的利润,还没有直播带货赚得多。

宁德时代受此评议,实属心酸,毕竟其在资本市场上担着“宁王”的美誉。

作为新能源时代的宠儿,宁德时代从创立到成为一家市值破万亿的龙头企业,仅用了10年时间。去年5月,宁德时代市值正式突破1万亿元,到12月份一度达1.6万亿元,距其在创业板上市,仅过去了3年时间。

虽说高光后不久,宁德时代的市值不断下跌,不到半年时间,其市值跌幅近7000亿元。好在自4月27日,宁德时代市值开始有一定的回升,截至4月29日收盘,宁德时代市值增至9541.3亿元,仍是资本市场的巨擘。

图片16.jpg.jpg

2021年,市值万亿的宁德时代营收首次破千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9.3亿元,同比增长185.3%,虽说利润不高,但已经超过了比亚迪、长城、吉利三大自主品牌车企在2021年的净利润之和。

2022年一季度,受原材料成本上涨等因素,宁德时代净利润同比下滑23.6%,只够薇娅缴纳一次偷税罚金。

做实业,增收不增利,甚至不如直播卖货挣钱,这对新能源产业似乎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可无论是宁德时代,还是比亚迪、长城、吉利等车企,所从事的实业是现代工业的明珠,肩扛的是发展中国汽车工业的责任,与直播卖货不可同日而语。

宁德时代:感谢特斯拉

在一季度财报发布的前一周,宁德时代发布了2021年度财报。

数据显示,2021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总收入1303.6亿元,同比增长159.1%。

其中,动力电池系统业务营收为914.9亿元,占比达70.2%,同比增长132.1%;储能系统与锂电池材料两项业务营收占比较小,但增幅可观,分别以136.2亿元、154.6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601%、350.7%。

图片12.jpg.jpg

在利润方面,宁德时代创了新高。

159.3亿元的净利润,足以匹敌多家头部车企利润之和。宁德时代用数据证明: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不造车,比造车更赚钱。

在“一块电池半辆车”的新能源汽车时代,动力电池在产业链中占据着核心位置,宁德时代恰是这核心位置中的领头羊。

根据SNE Research数据,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使用量296.8GWh,同比增长102.3%。 其中宁德时代占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的32.6%,连续五年排名全球第一。

在新能源汽车时代,宁德时代牢牢占据着产业链的上风口,成为了新能源造车玩家们的忠实伙伴,如现代、福特、戴姆勒、长城汽车、理想、蔚来等车企。

但宁德时代最应该感谢的是特斯拉。

2021年,特斯拉成为宁德时代年度最大单一客户,成单交付金额达130.4亿元。

美中不足的是,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出现了下滑。

2021年,宁德时代毛利率为26.28%,同比下滑1.5%。其中,动力电池系统和储能系统毛利率分别同比下滑4.6%、7.5%,主要原因是原材料成本的上升。

进入2022年,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影响持续存在,净利润的下滑,也主要归因于此。

在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下,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均受到冲击。新能源车企在纷纷涨价的同时,开始寻找更多的动力电池供应商替代方案。

二线能源厂商,加快了追赶宁德时代的步伐。

“去宁化”,行得通吗?

谈起宁德时代发家史,离不开宝马。

“没有宝马,就不会有今天的宁德时代。”宁德时代宝马项目总监朱凌波曾说道。

2011年,宝马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为之诺1E和宝马5系插电混动车型寻找动力电池供应商,宝马将橄榄枝伸向了彼时刚成立的宁德时代。

当时,宝马选择宁德时代的主要原因,是想要选择一个新的中国本土供应商,摆脱对松下、三星等电池大厂的依赖。

宁德时代在中国本土一马当先后,车企们感受到了威胁,越发不安。

动力电池之于电动化,正如自动驾驶之于智能化,车企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以免日后被供应商卡住咽喉。

如今,宝马的电池供应商名单里已多了亿纬锂能和瑞典的Northvolt AB等企业。

宁德时代的诸多合作伙伴,也开始寻找“Plan B”,丰富供应商储备库,为加速到来的新能源汽车保卫战备足弹药。

诸如中创新航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的第一供应商;小鹏汽车去年11月发布的中大型SUV G9将会使用欣旺达的4c动力电池。

图片9.jpg.jpg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1年,宁德时代以80.5GWh的装车量高居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榜首,市场占比达52.1%。

当一家企业的市场份额超过50%,这不利于市场的良性的发展,会削弱上下游企业的议价权,压缩利润空间,产业链发展也将受制于人。

新能源催生的动力电池市场,绝不止是一个宁德时代能吞下的。

动力电池市场涌现出了一波新势力。它们在资本的推动下,开始发力。

2月24日,欣旺达发布公告,其子公司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有限公司获得19家企业高达24.3亿元的增资。

本次引入的投资方中,除上汽、广汽等老牌汽车巨头外,蔚小理三家造车新势力也均在列。

3月11日,中创新航正式提交招股书,谋求登陆港交所。按照其2021年11月增资价格计算,中创新航估值约为629亿元。

此外,自2021年以来,长城汽车旗下的蜂巢能源已获得4轮融资,累计融资超200亿元,并计划将在科创板上市。

资本市场为中创新航、欣旺达、蜂巢能源等动力电池企业补足弹药,对宁德时代的地位发起冲击。

国外动力电池企业也开始抢占中国市场。

2021年,LG新能源中国装车量达6.3GWh,市场占比为4%。今年1月27日,LG拆分的动力电池企业LG新能源在韩国完成上市,募资总额达108亿美元,创下韩国史上最大IPO纪录。

车企们也明白“靠山山倒”,提升反脆弱的能力,正在加强电池技术自研。

电池起家的比亚迪,在2021年,其所坚持的磷酸铁锂电池迎来爆发式增长。

特斯拉已交付了首批搭载自产4680电池的电动车,预计到2022年年底,特斯拉4680电池产能就将达到每年100GWh,可满足130万辆电动汽车使用。

吉利、长城等传统车企也均有动力电池自研项目。

一场“去宁化”的运动正在悄然兴起。

宁德时代仍然独占鳌头,但面对动力电池新势力的围追堵截,“宁王”也开始焦虑了。

宁王,稳坐钓鱼台

宁德时代深知群狼环伺。

面对合围之势,宁德时代选择通过不断“花钱”来完善自身产业生态。

其投资重点在于锂电池产业,并向产业链上游延伸,开始介入上游锂矿开采、提炼等领域。

2021年9月底,宁德时代宣布收购加拿大锂矿生产商Millennial的全部股权,作价3.77亿加元。

2021年10月,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邦普时代与湖北宜化达成合作,将围绕建设及运营磷酸铁、硫酸镍及其前端磷矿、磷酸、硫酸等化工原料;建设及运营配套磷石膏周转场、磷石膏综合利用项目等方面展开运营。

“左磷右锂”之下,宁德时代锂电池产业版图不断扩张。

自2020年12月起,宁德时代已投资超735亿元扩产了6个电池项目,同时在福建、青海、广东等地规划了8个电池生产基地,电池产能共计接近500GWh。

据天眼查数据,自2021年起,宁德时代投资企业已超过30家,涵盖动力电池、锂电池智能制备制造、芯片及自动驾驶等新能源出行领域。

完善外部生态之际,宁德时代正在大力投入下一代电池技术研发。

2021年,宁德时代研发费用达76.9亿元,同比增长115.5%,主要研发项目包括钠离子电池、AB电池系统、第三代CTP技术、无热扩散技术,均是宁德时代面向下一代电池技术发展的储备。

钠离子电池在低温性能、快充以及环境的适应性等方面拥有独特的优势,与锂离子电池相互兼容互补,且钠的资源储备更加丰富。

宁德时代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已经发布,计划在2023年初步形成围绕钠离子电池的产业链化。

宁德时代欲扩张势力范围,将触角延伸至产业链上下游,将新能源的红利尽可能得收入囊中。

在获得定价权、强化龙头地位的同时,宁德时代也在寻求新的增长引擎。

海外市场是宁德时代不可忽略的部分。

2021年,宁德时代境外收入达278.7亿元,同比增长252.5%。

宁德时代的核心市场依然是中国,国内市场占其总装机量达九成。

海外市场的发展空间巨大,宁德时代想要继续保持优势,加速扩张海外业务成为必然。

4月6日,宁德时代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获得8GWh电芯生产许可,该工厂规划产能为14GWh。这也是中国电池厂商首个投产的海外基地。

4月15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的下属孙公司普勤时代,拟在印尼投资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

不断向海外扩张的还有其储能业务。

2021年,宁德市场储能系统产品远销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涵盖新能源发电、调峰调频独立电站、绿色矿山等多种应用场景。

宁德时代基于长寿命电芯技术、液冷CTP电箱技术,推出了户外预制舱系统EnerC,并率先在海外实现项目推广和落地。

2021年,其储能系统营收达136.2亿元,同比增长601%,增速位居3大业务之首,随着其国内外产业布局的深化,储能业务正在成为宁德时代新的增长引擎。

宁德时代的扩张没有停止,还选择切入了新赛道——换电服务。

1月18日,宁德时代正式发布换电品牌EVOGO。4月18日,EVOGO换电服务,正式在厦门启动。到今年年底,宁德时代计划在厦门投建30座快换站。

虽然目前补能市场依然是以充电为主、换电为辅,但国家已开始大力推动换电模式的普及,奥动新能源、蔚来NIO Power等运营商换电服务同样发展迅速。

换电站“电池银行”的逐渐成型,将会为宁德时代提供新的动力引擎,也能为车企提供新的选择,减少电池成本上升带来的冲击。

无论是产业投资的加速、研发钠离子电池,或是发展储能业务、切入换电赛道,都可以看出宁德时代寻求改变的紧迫。

宁德时代有充裕的时间、充足的试错成本,但其基本盘依旧稳固,后来者想超越宁德时代绝非短时间内能够完成。

结语

一时的股价和利润下跌伤不了宁德时代的元气。

市值下跌的不止宁德时代,诸如国轩高科、亿纬锂能等动力电池企业的市值走向与宁德时代极为相似。某种程度上来说,面对2020年以来的新能源及锂电池板块近乎不正常的猛涨,这是市场自发进行的阶段性回调。

企业在资本市场中见涨走跌,实属常态,但谁也无法阻挡新能源大潮的到来。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办公室里“赌性更坚强”的牌匾,已更换为“溥博渊泉”。

他知道,宁德时代已过了需要赌运的阶段。

《乘用车电气化市场与技术分析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