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全视角 | 理想又盈利,但不解4大焦虑

凤凰网汽车2022-2-28 7:39:23

“为啥跌得这么惨,业绩不是挺好的?”

2月25日理想财报发布后,一位投资者如此评价。因为理想终于又实现了季度盈利,美股股价却一度跌逾5%。

作为新势力里第一个站着挣到钱的车企,这个市场股价表现着实有些冤枉。

2021年Q4及全年财报显示,理想汽车实现净利润“转正”,同比增长2倍,达2.955亿元。

同时,理想整体业绩均超出预期,Q4营收破百亿,同比增长156.1%,一共挣了达到103.8亿元。

季度毛利率更是创下22.4%的新高,在“蔚小理”中排名第一。2021年中,平均一辆理想ONE能获得6万元利润。

问题,或许是出在对未来规划上。?

这次,理想没有对未来多做赘述,更像是简单做了个2022年规划的汇报。

X01二季度发布,三季度交付,2023年推出2款高压平台的超快充纯电车型。未来仍专注家庭用户,不出海不造手机。

但面对理想的未来,投资人显得有些焦虑。

“新车X01的销量能否快速增长?”

“CTO王凯为什么离职?”

“有什么新战略可以对标小鹏蔚来?”

比起画大饼,李想眼里依然只有产品。听这一席业绩会,虽然实质性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但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节产品课。

李想狂妄的资本

据不完全统计,李想在整场财报会中至少提及20次“用户”,传播了5次以上他的微博长文《节奏把控对于创业的重要性》,3次点明自己发现用户需求的方法论。

“疯狂”输出的底气,或许来自理想2021年的成绩单。从销量上看,“一打多”战略的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2021年全年,理想汽车交付超9万辆新车。2022年1月,理想销量为1.2万辆,连续三个月破万,正式进入稳居“万辆”俱乐部。

曾经的彼时冯思翰或许也很难预测到,被他称为“最糟糕、不环保、胡说八道”的增程式解决方案,真的能大杀四方。

但能让李想吹牛的核心,不是销量,而是毛利。

他在财报会上指出,“我们在大幅增加研发投入和加速销售网络扩张的前提下,第四季度仍然实现了盈利,经营现金流量达到人民币38亿元,充分反映理想汽车拥有出色的经营效率。”

2021年Q4,理想车辆毛利率为22.3%,整体毛利率22.6%。

这在传统车企中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新势力阵营中,也是能“吊打”小鹏与蔚来的程度。

在“缺芯”与疫情齐飞的2022年,这体现出理想汽车在供应链环节强大的控制力,同时也有李想抠门人设起到作用。

据他透露,理想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住在一起。员工买车没有内部价,自己的爸爸买车都不打折。

在其他销售和服务收入上,理想也有同比4倍以上的提升,光卖碳积分就挣了两个亿。

而净利润“转正”的核心因素,是销量超越扩张速度。2021年,理想汽车零售中心数量达206个,同比增长4倍。随着销量的大幅提升,理想单店销量突破170辆,在新势力中位居榜首。

“我们的业绩表现强劲,产品力是毋庸置疑的”,李想总结道。

但投资人在焦虑着更远的未来。

这次财报会,理想没有对未来多做赘述,更像是简单做了个2022年规划的汇报。

X01二季度发布,三季度交付,2023年推出2款高压平台的超快充纯电车型。未来仍专注家庭用户,不出海不造手机。

焦虑一,是新车型X01

一位投资人很直接地提问:“新品是否已经做好了销量爬坡的准备?”

对此,李想回复称,“我对产品有一套非常成型的逻辑,放到任何产品都是适用的。一款产品成功的核心,是要去理解用户的需求。包括表面上的需求、背后的需求、自己不知道的需求。”

他指出了一款汽车产品五个综合的能力,第一,是尺寸、空间和性能;第二,是产品安全性;第三,是产品质量;第四,是产品定价;第五,是产品供应能力。

而车的产品力这五个能力与用户需求组成的圆圈,这两个圈重合越多,产品越成功。

在产能和渠道方面,理想都做了准备。“没有什么能碰运气的”,他说。

这次在X01上,会解决很多理想ONE用户不满意的需求,也会打造很多用户尚未意识到的前瞻性需求。

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自己不太看好理想在家庭定位下做价格上探。他指出,“理想One成为爆款,是因为它刚好卡位家庭需求,同价位几乎没有对手。但理想X01定位45万元以上,已经进入豪华领域,目标人群不同,很难取得同样效果。”

焦虑二,是CTO离职。

最关心的事里,依然有CTO王凯离职。

这位前CTO加盟仅一年半,是理想内部主导自动驾驶研发的核心力量之一,负责搭建公司的ADAS团队。在他的主导下,这支队伍曾经以倍速极度扩张,一度从300人增长到600人。

但与此同时,导航辅助驾驶NOA一度从9月延期至12月。用户等来了自动驾驶辅助系统上线,也等到了他CTO的离职。

有用户在体验NOA后表示,“虽然2021款理想ONE全面升级了辅助驾驶硬件,但是NOA的感知范围比较有限,跟车体验不够流畅。”

据悉,王凯的工作将移交给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总工程师马东辉。此次架构调整后,马东辉将全面负责理想汽车的整车、动力、座舱、智能驾驶、算力平台、电子电气架构、LiOS等研发工作。

理想官方表示,王凯因个人原因离职,他仍将继续担任理想汽车高级顾问至2022年12月31日,以确保顺利过渡。

无论如何,面对免费的系统,车主们还是给出了“真香”的评价。据李想透露,NOA导航辅助驾驶的激活和使用车辆数已超过7万台,比中国市场上其他品牌导航辅助驾驶之和还要多。

智能化上,理想号称通过辅助驾驶将事故率做到比传统车降低80%,X01在感知、计算上有大幅提升,安全表现会更为突出。

此外,尽管够抠的理想已经持续加码研发,但仍有质疑声音认为,“10%的研发费用占比,是不是有点少?”同时,免费提供给所有用户,这也意味着理想将损失一大笔订阅费用。

针对这一问题,李想表示,后续会补齐短板,接下来域控制器、电子电气架构都有自研团队,理想在技术上的不足会得到加强。

焦虑三,是讲故事

谈到更远的未来,一位投资人提问称,造车新势力的友商们都在发力多生态互联,有的造手机,有些人盯上功能交通。未来,理想将如何扩展生态圈,怎样做到多场景应用?

这个问题几乎等同于,理想会不会也加入画饼大军?

但李想给出的答案是否定。

他表示,理想汽车最开始就聚焦于电动车市场,刚刚完成从0-1的积累,还有很多关于产品、应用、技术与服务等没有去做,希望在未来5年-10年内对市场有更深刻的理解,希望能做到苹果的水准。

车是一个空间,理想希望能够优化这个空间里更多不好的地方。同时,汽车的产品程度更高,可以通过软硬件配合,让用户在这个空间里可以有更多维度的体验。

出海问题,李想短期内也不太关心。他表示,海外布局一直有专门的团队在计划,但在短期的将来,重心仍在国内市场。

焦虑四,是纯电车型

据理想规划,2023年将推出两款纯电车型,支持超充。同时,超高电压解决方案也将就绪,以提供给用户。

而纯电产品线的关键是4C动力电池,由于供应端尚不成熟,需要很多研发投入

同时,理想还在自研850V电压平台,对应的电驱系统及400kW的充电桩。李想表示,这几项新品研发,最终将结合成一个10分钟补能400km的充电生态闭环。

或许是这一规划,促使理想投资欣旺达。

2月24日晚,欣旺达公告获得24.3亿元人民币的增资。其中,车和家为领投方,增资款达4亿元,将持有欣旺达汽车电池3.218%的股权。

这意味着,理想很有可能与掌握4C(可适应快速充电)电池技术的欣旺达之间达成了合作。

长期来看,BEV市场依然是决定理想未来的核心。李想指出,在这一市场中,理想的差异性在于面向家庭的产品打造能力,以及公司体系层面的效率。

李想对增长似乎并不担心,他表示,20万以上家庭用户规模在2016年约为200万,现在有600万,2025年预计会增长至1000万。

因此,理想会深耕这一市场,目前在家庭用户中只占2%的比重,有很多进步空间。

“要达到20%到25%的占有率,才算完成从1到10”,他说。

结语

一位投资人曾对李想提问:“你造车成功的概率多高?”

他回答:“成功率这个词对我毫无意义。因为考虑到自己想要什么,结合我能做的和可做的,我很确定除了造车,我没得选。我存在的意义就是把成功概率从0推到100%。你问今天推到多少了,我觉得我大概推到10%~15%左右了。”

无论资本市场表现如何,理想的模式都在盈利中获得了一定自恰。

正如他所说,“新商业代表是企业的效率和商业能力”,唯有X01的市场表现能够证明。

《车企业务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