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断轴召回,锅由中国公司背?

汽车公社2021-12-7 15:05:12

“断轴不断名声,召回不回涨势。”

特斯拉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原本传统车企完全绕不出的“负面消息大坑”,居然被它轻松爬了出来,拍拍屁股好像啥事儿都没有发生。

640.webp

断轴,几乎所有汽车品牌都遇到过的陷阱,在特斯拉面前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熟悉中国汽车历史的老司机们都记得,大众、福特、通用和奔驰都曾经因为断轴而大规模召回,口碑也都受到过影响。江淮、哈弗等一大票自主品牌全部都或多或少有过断轴案例,在论坛上引发粉丝和黑子的口水战。

至少在舆论层面,这次召回案的板子打在了一家中国公司的身上——拓普集团,特斯拉事故车的悬挂铸造件的供应商。

640.webp (1)

特斯拉召回

问题来了:特斯拉当真一丁点责任都没有吗?不要为黑而黑,也不要为粉而护,站在中立角度想一想,这次事件跟历史上的断轴案有没有相似之处?

太长不看版:我们认为,特斯拉在本次召回事件里,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但是不等于完全没有责任。这桩事件的背后,我们还能梳理出三个深层原因和三个风险,不信往下看。

锅是谁的?

特斯拉的反应速度真快。

2021年11月底,当微信群里刚刚流传一组聊天记录,直指特斯拉出现不止一起断轴情况,因为到了“摆臂掉下来”的程度,甚至不敢用拖车去直接牵拉。

640.webp (2)

几天后的12月初,特斯拉就同时在中国和美国市场主动召回,俨然是“防患于未然”的姿态。

但是,特斯拉工作人员的记性可能不是很好。按照聊天记录的说法,11月底特斯拉工作人员还在表示“没出现过这种情况”。要知道,就在一年前的2020年10月,特斯拉还曾经因为断轴风险召回近3万辆车,都是Model S和Model X进口车。

很快,事情就非常明了。

640.webp (3)

一方面,特斯拉的召回规模并不大,在中国是通过质检总局召回21,599辆国产Model Y,生产日期在2021年2月4日至2021年10月30日期间;在美国通过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召回826辆Model Y,两边加起来22,425辆。

另一方面,责任很快就落定,对特斯拉本身来说没有引发什么水花,因为都是供应商宁波拓普集团在接招。

请看特斯拉在中国发布的召回文件:

本次召回范围内的部分车辆由于供应商制造原因,前、后转向节强度可能存在不符合设计要求的情况。在车辆使用过程中转向节可能发生变形或断裂,极端受力情况下可能导致悬架连杆从转向节中脱出,影响车辆驾驶操控,增加发生碰撞事故的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640.webp (4)

拓普公告

拓普也很干脆地发布文件进行解释:

由于某条热处理生产线发生淬火槽水位不足情况,使个别产品未完全被淬火液浸没,导致转向节强度可能不符合设计要求。根据公司测试结果判定,该批次可疑产品中存在缺陷的概率约为0.2% - 1.0%。

而且拓普非常明确表示,已采取整改热处理生产线等应对措施,本次涉及召回的产品只配套Model Y车型,不涉及特斯拉其他车型,亦不涉及其他客户的车型。

那么,当真一点儿锅都不需要特斯拉来背么?

我们回忆一下中国汽车市场里,历史上三大合资公司召回案和原因:大众速腾和甲壳虫是因为后悬挂更换成扭力梁,纵臂承力强度增大,带来断裂风险,最后全球召回116万辆;福特翼虎等车断裂风险,是由于用了供应商南方天合存在缺陷的羊角(转向节),最大一次召回就超过56万辆;通用是因为分体式控制臂衬套设计缺陷,可能导致脱销,总召回量高达333万辆。

640.webp (5)

其中,福特召回案与特斯拉召回案存在相似之处,都是供应商提供的零部件存在质量缺陷。但是,对两家公司的品牌口碑影响,却存在天壤之别。

平心而论,供应商零部件存在质量问题,而不是整车设计导致了断轴,那么确实“断轴的直接罪魁祸首”罪名应该归于供应商而不是整车品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无论是历史上的福特还是现在的特斯拉,都不必要承担主要责任的缘故。

但是,次要责任不等于没有责任。

所有的制造业公司,都设有供应商质量工程师SQE(Supplier Quality Engineer)这个职位,从事技术质量和服务质量等的研究、管理、监督、检查、检验、分析、鉴定等工作。本身,供应链管理和质量控制,就是整车企业的职责之一。

640.webp (6)

一面是直营店里的销售矢口否认历史上特斯拉存在断轴案,一面是主动召回抢占话语先机,直接在文件里归责于供应商,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不得不说,这很高效,这很特斯拉。

需要指出的是,特斯拉之所以能继续“特斯拉式”地传播和营销,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三大原因和三大风险

“我们热爱拥戴特斯拉。”

很多特斯拉粉这样坚称,故而断轴召回事件里,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就是应该由拓普集团把所有的砖头都用脑袋接下,SQE此时的重要性,也许仿佛大概可能从来不存在。

因此,拓普集团股价在上周五和本周一暴跌,也就在情理之中。而拓普集团求生欲很强的公告,有没有让你看出一种卑微和无奈?既要协助特斯拉这个强势客户摘清责任,又竭力告诉大家“没有关联到别的客户品牌,我们已经整改”。

640.webp (7)

不用强行划定是非黑白,我们就谈谈来龙去脉。是什么原因让传统车企畏之若虎的断轴召回,特斯拉却云淡风轻?

有三大原因,相比粉丝的力挺,没有那么直观。

一、特斯拉品牌的强势表现,习惯性“摘干净自己”,这一点也和马斯克雷厉风行的“暴君作风”相吻合。各大车企的公关们可以好好学学,而各大品牌的粉丝们,看完后也请多包容自己的偶像。

事情能捂的时候,特斯拉必然不会有任何认错的可能性。与传统车企不同,特斯拉直营店在渠道属性上,就直接归车企所有。那么明明2020年刚刚召回数万辆断轴风险车,店里人员却干脆地表示“从未发生过”,这种姿态未免过于干净利落。

640.webp (8)

而捂不住了,特斯拉会反客为主,抢先主动召回,并且立即归咎于供应商,SQE也好,福特类似的案例也好,仿佛都不存在。

二、当前特斯拉的“鲶鱼”作用还没有彻底完成,所以即便是相关部门,大概也不会对特斯拉穷追猛打。

特斯拉对中国来说,有两个宏观作用,我们称之为“鲶鱼”。一来是推广电动车产品,让消费者接受“电动汽车可以很智能、很高级”,二来是拉动国内新能源产业链的发展,也就是类似拓普这样的供应商会从特斯拉那里拿到大量配套订单。

显然,当前特斯拉这个角色还没有完成。本土无论是蔚来、小鹏等新势力,还是极氪、阿维塔、沙龙智行、智己这类传统车企里派生的新品牌,都还没有壮大到能够彻底取代特斯拉的地步。所以,特斯拉的特殊地位,从宏观层面,在中国还会延续几年。

三、消费者价值取向发生改变。

我们把消费者分为两部分。

一是当事人,譬如聊天记录里破口大骂的几位人士,断轴的确可能威胁用车者的生命安全,他们自然不会给特斯拉什么好脸色,但人数还是太少。

二是看客观众,在他们眼里,“断轴”、“召回”只是几个屏幕上的字眼,或者最多脑内闪过的新闻信息,当智能电动汽车用“自动驾驶”、“超高加速”等优势重塑汽车传统形象时,断轴对看客的心理冲击,就远不如福特召回的年代那样显著。

与三大原因相伴的,是特斯拉“不怕断轴召回”现象的三大风险。

640.webp (9)

拓普股价

首先是业界对本土供应链的信心可能受到打击,这一点从拓普集团的股价滑坡能够管中窥豹。据悉,拓普此次可能会被高额索赔,甚至被踢出特斯拉供应商名单。而无论是信心受损,还是拓普被移出供应商名单,都会丧失通过特斯拉提振本土新能源供应链的原有目标。

其次,特斯拉“小比例责任”被完全忽视,加深“盲从式品牌信赖”。很简单,特斯拉已经变成了一种信仰,而信众可能进一步深陷其中。

再者,如果开了“完全甩锅供应商”的先河,那么可能导致行业对SQE重视下降——反正,只要品牌足够强,质量监控也能稍微让一让。

我们查询了SQE的职能:

(1)进行产品质量、质量管理体系及系统可靠性设计、研究和控制;(2)组织实施质量监督检查;(3)进行质量的检查、检验、分析、鉴定、咨询;(4)进行产品认证、生产许可认证、体系认证、审核员和评审员注册、质量检验机构和实验室考核等合格评定管理;(5)调节质量纠纷,组织对重大质量事故调查分析;(6)研究开发检验技术、检验方法、检验仪器设备;(7)制定质量技术法规并监督实施;(8)设计、实施、改进、评价质量与可靠性信息系统。

显然,在不同企业内部,SQE的职能繁多复杂,而权限和重要程度差别很大,但无论如何,对用户来说,产品质量却是至关重要的指标,尤其是承载了用户生命安全的汽车。

640.webp (10)

特斯拉,不应该总是成为“例外”,尤其是当它的产品被用户以身家性命以系的时候。其他的品牌也概莫能外,无论品牌此刻是强势还是微弱,“以人为本”的初心永远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