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近93亿 “保时泰”也不行了?

陈亚莹 中国新闻周刊2020-5-14 16:52:39

日前,因“模仿”而名声大噪的众泰汽车披露了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由此揭开了公司业绩触底的真实现状。业绩报告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04亿元,同比下降78.30%;同期归母净利润亏损达92.9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61.96%。

面对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滑,众泰汽车坦言,主要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从而导致汽车销量大幅下降,经营成本相对上升,没有达到预期。

巨亏之外,该公告还显示截至2019年末众泰汽车仍被126.88亿负债缠身,并且这一数字尚未覆盖对比克电池的债务,公告亦未提及与之相关信息。

经营状况的进一步恶化,令众泰汽车处境愈发艰难。官司缠身、高管被限制消费、员工集体讨薪等时间接踵而来。“保时泰”真的不行了?

“画皮难画骨”

曾经的众泰有多疯狂,现在的众泰就有多凄凉。

成立于2003年的众泰汽车在最初几年默默无闻,后来,众泰决定剑走偏锋,推出了众泰版的“途锐”、“途昂”和“保时捷MACAN”等车型,从而在市场中极速走红:2015全年销量22万辆,2016年33万辆,2017年31.7万辆,一度进入自主品牌销量前十。此时,众泰手中的皮尺变成了无往不利的方天画戟。

然而,由于品质“单薄”,在销量高歌猛进的背后,口碑开始慢慢坍塌。

自2018年7月众泰T700"方向盘门"事件后,负面批评接踵而至,徒有其表而没有质量的众泰迅速走向了末路。从2018年开始,众泰销量出现大幅下滑,当年全年销量仅23.4万辆,同比下降26.23%;2019年更是惨不忍睹,全年销量仅15.3万辆,同比下滑40.1%。

实际上,众泰汽车也深知靠抄袭并不能走的长远,也并非没有想过摆脱“抄袭”的帽子,因此不止一次地表示:“众泰会自主创新,推出更多有特色的车型”。在2019年初还招来前大众首席设计师Martin Kropp试图自救。

可惜的是,新剑未出鞘,众泰已经支持不下去。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众泰就频被曝出停工停产等消息。而这一消息也得到了众泰汽车的证实。

在众泰汽车3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称,“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或者不连续生产状态,2019年全年公司的汽车产销量较上年下降70%以上,导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

而到了2020年,疫情的影响更是让众泰汽车雪上加霜。有消息称,由于众泰没有推出国六车型,无车可卖,多家工厂截止4月下旬尚未复工。数据显示,3月众泰T50销售56辆,众泰T300销售85辆,众泰T700销售95辆。

对此,董秘在4月16日回应称,公司会根据疫情和公司实际情况制定复产计划,后续会有基地陆续复工复产。

经营陷危机

众泰的麻烦不止于此。

据众泰董秘坦陈:“公司生产经营遇到一定困难”。4月22日,由于被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拖欠工资,数十位员工在杭州钱塘新区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服务中心维权。此前,众泰汽车多次被员工集体讨薪。

据企查查消息,因买卖合同纠纷,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浙勇已于4月4日被鄢陵县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该案的执行标的为9.08万元。

企查查信息仍显示,众泰汽车仅今年4月就有10个开庭公告信息,主要是买卖合同纠纷和广告合同纠纷。

由于众泰汽车拖欠数亿元货款,引发了多家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的连环爆雷。作为新能源电池的主力供应商,比克动力被众泰汽车拖欠价值高达6.21亿元的货款,其中4000万元已被法院冻结资产、强制执行。

除了董事长成为被执行人,近期众泰汽车还经历了2名高管离职。3月17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邓晓明已经辞去公司副总裁职位。辞职后,邓晓明将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不久前的3月8日,众泰汽车还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陈静因个人原因已经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

众泰汽车方面表示,“虽然公司积极采取自救措施,2019年8月从金融机构获得流动资金贷款30亿元用于补充生产流动资金,加大部分车型的排产力度,但是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公司资金周转问题。”
30亿不够,众泰汽车明显还有更大的资金需求。

靠山寨赢来的红利期如今已经耗尽,停滞了近一年的众泰想要重新赶上高速发展中的车市,恐怕并不容易。

评论
相关阅读
点击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