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池价格或在2022年上涨

图片

 微信图片_20220114085552.jpg

编译 / 朱   琳

编辑 / 张霖郁

设计 / 赵昊然

来源 / Financial Times、cityam,作者:Rurika Imahashi、NicholasI Earl

由于锂、镍及其他原材料的供应跟不上全球电动车的产量扩张,电池的价格在经历了十年的急剧下降之后,似乎将在2022年迎来上涨。

矿业公司争相增加现有设施的产量、开发新供应来源的同时,碳酸锂的基准价格在2021年末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在中国这个最大的电池生产国,锂价格为每吨261500元人民币,比2021年1月高出五倍还多。

电池中最昂贵的部分——阴极所使用的其他原材料价格也一直在上涨。自2021年1月以来,钴的价格翻了一番,达到每吨70208美元,而镍的价格跃升15%,达到20045美元。

近年来,汽车制造商和电池制造商一直在努力合作,开发长寿命、高性能的电池,同时努力降低成本,而原材料价格的大幅增长,却正在削弱他们在技术上和效率上取得的收益。

原材料价格的增长还威胁到汽车行业雄心勃勃的电动化计划,甚至以前不太情愿向电动化转型的公司,如丰田,如今也制定了电动汽车生产的目标。

图片锂价持续上涨

据彭博社新能源财经频道报道,由于中国市场销售的火爆,全球电动汽车销量估计将从2020年的310万辆达到2021年的560万辆。

根据标普全球12月的一份报告,2022年需求的进一步增长,将意味着这一年将出现锂的供应短缺,因为材料的使用超过了产量并耗尽了库存。

报告称,根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司的预测,2022年的碳酸锂供应量将从2021年的49.7万吨跃升至63.6万吨,但需求量将从50.4万吨跃升至64.1万吨,甚至更高。

图片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的电池原材料研究总监加文·蒙戈美瑞(Gavin Montgomery)说,“锂价不太可能像以前的周期那样大幅下跌。”他补充道,“在未来几年里,我们正在进入一种锂价的新时代,增长将会非常强劲。”

在短期内,锂供应将是有限的。澳大利亚的生产商在2020年的低价期后关闭了矿场,由于新冠疫情的存在,想要重新雇用员工并使生产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将是非常困难的。

同时,中国生产碳酸锂的锂加工企业也受到秋季突然出台的电力使用限制的影响。尽管其中一些限制已经放宽,这些公司也依然在努力追赶生产进度。

日本的一位锂交易商表示,预计原材料价格将保持在目前的高位。他说,“基于汽车制造商的电动汽车目标,我们怀疑是否有足够的原材料供应。”该交易商补充说,全固态电池等新技术将需要更多的锂。

据彭博社新能源财经报道,2010年锂离子电池包的价格在每千瓦时1200美元以上,但到2021年暴跌至132美元。然而,据估计,2022年的平均价格可能会回升至每千瓦时135美元。

图片

阴极材料通常占到电池组总成本的30%左右,用于阴极材料的钴镍等金属价格也在不断上升。

对于钴来说,疫情引发的运输中断和非洲边境关闭是价格飙升的背后原因。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出现,使得从钴生产国刚果经南非德班港再到中国的主要贸易路线,增加了新的干扰。

而阴极中另一个重要材料镍的价格则创下了十年来的新高。

图片镍价涨至十年最高

镍价在2022年1月12日飙升至十年来的最高点,因为随着电动汽车市场的繁荣和库存的减少,汽车制造商正在争相为电动汽车电池保供。

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三个月期间镍价跳涨达4.4%,至每吨22745美元,是2011年8月以来的最高总价。

最近的涨势始于2021年12月中旬,美国、英国和中国等主要市场的电动汽车销售大幅上升,在此推动下,镍的价格上涨了15%。

汽车制造商更倾向于使用镍含量高的电池,因为镍可以增强电池阴极的能量储存。这将使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扩大到一个可靠的长距离,这对消费者来说是电动汽车市场主流化的一个关键特征。

图片

电动汽车巨头特斯拉公司计划在六年内以伦敦金属交易所列出的价格购买7.5万吨镍精矿,以及少量的钴和铁矿石。目前还不清楚特斯拉将在哪里提炼这些镍精矿,因为美国没有镍精炼厂。

然而,这一决定对美国的镍市场是一种推动,此前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嘲笑美国的镍生产水平“客观上来说非常蹩脚”。

与此同时,跨国矿商必和必拓(BHP)已经为坦桑尼亚的一个镍生产基地投入了1亿美元,因为它希望摆脱化石燃料。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生产国。镍通常以矿石的不纯形式自然存在,必须进行开采、提取和精炼。全世界有几十个国家存在采矿业务,其中俄罗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是最多的。

虽然中国是一个主要的金属消费国,但镍可以在不依赖中国的情况下被提取,这也使这一原材料对西方汽车制造商更具吸引力。

图片金属原材料行业分析

德国商业银行的原材料分析师丹尼尔·布利斯曼(Daniel Briesemann)认为,由于有利的市场趋势,镍将享有持续的需求。

他说:“在我们看来,电动化的趋势,特别是车企的电动化,将是未来几年推动镍需求增长的关键因素,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汽车生产商正在试图签订长期供应合同以保证他们的电池金属供应。”

他还预计镍的价格将保持高位,因为制造商已经在“争夺”它们的长期供应,这意味着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出现短缺。

图片

该分析师指出,在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仓库里,镍的库存同时也减少到了10万吨以下。这是两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鉴于一半以上的库存仍被指定装运,去库存化的情况可能会继续。在我们看来,这只是镍价得到良好支撑的原因之一。”布利斯曼补充道。

中国是全球最大金属消费国,随着对中国经济的担忧有所缓解,镍也受益于更大范围的工业金属行业反弹。

虽然中国不是一个主要的镍生产国,但随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疫情中恢复过来,它正在竞争镍的消费。

哥本哈根盛宝银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奥尔·汉森(Ole Hansen)认为,虽然电动汽车市场的增长是镍价的最初驱动力,但中国市场的增长也将抬高其价格。

“电动车上升的需求、原材料供应的紧张,以及中国加紧应对经济放缓的迹象,都有助于减少一些宏观风险。”汉森表示。

他还补充说:“中国的焦点正在从对房地产行业放缓的担忧转向别处,他们将为经济提供刺激和支持,其中一些将有利于工业金属行业。”

图片汽车行业需求上涨

随着全球汽车行业从内燃机转向电动汽车,确保新的原材料供应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大众和宝马的目标是,到2030年,其一半的汽车销售将是电动汽车。福特汽车公司预计,到2030年,其全球销量的40%将实现电动化。在一场令人惊讶的活动中,丰田在2021年12月表示,它将在2030年销售350万辆电动汽车,这使得该公司摆脱了其对转向电动汽车持谨慎态度的形象。

独立的电池制造商们正在竞相增加他们的供应来源,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电池生产商宁德时代。中国占全球电池产量的65%以上,占锂化学品产量的一半以上,在地缘政治紧张的情况下,这种主导地位让汽车行业的许多人感到担忧。

图片

“在成本竞争力方面,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中国相比。”日本锂交易商说,“供应链中肯定存在地缘政治的风险。”

特斯拉在2020年获得了自己从美国内华达州的粘土矿藏中提取锂的权利,这是一家汽车制造商努力减少中间商的早期例子。同年,宝马与摩洛哥生产商Managem签署了为期五年的钴供应协议,交易金额为1.13亿美元。

大众汽车于2021年12月签署了一项协议,采购Vulcan集团的“零碳”锂,以供应其电池工厂。大众还在同一个月宣布,它将与比利时材料公司Umicore建立一家合资企业,在欧洲生产化学前驱物和阴极材料。

丰田表示,通过与丰田通商的合作,它已经获得了包括锂在内的足够电池原材料供应,以满足其2030年之前的需求。

伊藤忠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深尾三四郎(Sanshiro Fukao)表示,汽车制造商将原材料视为与电池制造商谈判的筹码,如果不能确保这些商品,他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向电池制造商购买昂贵的电池。在生产低成本电动汽车的全球竞赛中,这可能是致命的。

深尾说,对许多汽车制造商来说,采购电池原材料很快就会成为问题,就像去年采购半导体一样,而且由于原材料短缺,汽车制造商有可能无法按计划生产电动汽车。

“他们今天能否确保原材料,决定了他们能否在10年后胜出。”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