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500亿美元从全球自动驾驶最大IPO,英特尔最好套现机会

Michael Yuan 2021/12/8 9:56:18 盖世大V说

北京时间12月7日,英特尔正式宣布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Mobileye,将于2022年年中在美国进行独立IPO。有媒体报道称IPO估值有望在500亿美元。相比2017年英特尔153亿美元并购增值了超过300亿美元。

根据官方的信息,Mobileye在2021年全年营收增速40%以上。根据此前英特尔财报显示,2020年Mobileye营收规模为9.67亿美元,相比2019年的8.79亿美元增加10%。 

如果Mobileye在2022年中成功再次IPO,有望成为届时全球自动驾驶领域营收和估值双双最高的自动驾驶上市公司。有可能会被抢走或极快的被刷新。但是,为何英特尔要选在并购Mobileye五年后,再次将其推向资本市场呢?这可能和Mobileye面临的困境,需要车企战略投资人有关。芯片公司+算法公司的模式是否意味着会接受挑战呢?

01 全球独立自动驾驶最大IPO

在2021年11月,自动驾驶平台公司Aurora通过SPAC的方式在美国正式上市,市值为130亿美元左右,超过图森未来IPO时估值80亿美元、Embark估值50亿美元,成为全球自动驾驶上市公司市值之最。在营收方面,无论是Aurora,还是图森未来、Embark的营收规模都没有超过1亿美元。 

所以,一旦Mobileye在2022年中,一旦以估值500亿美元左右估值IPO成功,必然会坐上自动驾驶公司市值一哥的位置。当然了,还有可能会面临Waymo、Cruise等公司的竞争,Waymo在2021年初就确认正在谋求IPO,但目前尚未清楚IPO估值。 

但是,如果比营收的话,Waymo、Cruise的营收规模肯定不如Mobileye。这也是目前全球自动驾驶公司中,量产自动驾驶(L2+或以下)公司营收要远高于完全无人自动驾驶(L4或以上)的行业普遍现象,毕竟L4自动驾驶的规模商业化尚未在乘用车领域完全到来。在2021年,可能也就特斯拉的FSD的营收规模要大于Mobileye。

这也导致估值更高的L4自动驾驶公司IPO浪潮可能要晚一些,但也有可能会在2022年迎来一波L4自动驾驶公司的上市高峰期。但对于MINIEYE、MAXIEYE、极目智能等中国量产自动驾驶玩家而言,这又是一个可以对标的对象。 

对于英特尔来说,2017年用惊人的153亿美元并购已上市的Mobileye,被认为是在购买自动驾驶领域的门票。但是,经过5年的发展,这个目标似乎实现了也似乎在远离了。英特尔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包括英伟达、高通等美国玩家,也可能包括华为MDC、地平线、黑芝麻等中国玩家。

受到英特尔153亿美元并购Mobileye的影响,高通与投资公司SSW Partners达成协议,以45亿美元击败麦格纳收购瑞典自动驾驶技术公司Veoneer(维尔宁),在并购Veoneer后,高通在2021年11月的投资者大会上,公布了基于高通芯片的高通汽车战略全景图,并详细解读了其自动驾驶方案。 

无论是英特人+Mobileye,还是高通+Veoneer,都是芯片公司+算法公司的自动驾驶软硬件闭环的商业模式,这是跟随特斯拉的FSD芯片+FSD算法的自动驾驶闭环商业模式的玩法。

但是,对于车企特斯拉来说,自己玩自动驾驶芯片+算法的闭环,那是可以增强自身对自动驾驶的控制力,也能够最大程度的提供自动驾驶体验的做法。但是,对于车企来说,供应商提供完整的芯片+自动驾驶算法的方案,可能就是丢了灵魂。

02 Mobileye的巨大挑战

在2021年6月30日的上汽集团股东大会上,上汽董事长陈虹表示,和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这就是引发行业热议的车企和自动驾驶公司合作,丢了灵魂的说法。 

但是,根据车智君的了解,上汽智己汽车的自动驾驶方案,采用的是上汽重金投资的公司Momenta的自动驾驶方案。值得一提的是,Momenta还和吉利路特斯、比亚迪等成立自动驾驶合资公司,在和比亚迪的合资公司里面,比亚迪是占了60%的股权的,这也就是说,传统车企在选择自动驾驶这个新事物的供应商时,还是采用一贯的供应商管理思路。

这也对Mobileye造成了巨大的挑战。 

在特斯拉的AutoPilot和FSD的巨大体验优势压力下,所有的电动车企和传统车企,都把自动驾驶功能作为自身产品亮点来攻克,但是,国内车企的做法还是按照以往管理供应商的思路来,国外车企则与自动驾驶公司完成了战略同盟。不管是按照管理供应商的思路,就是成立合资公司,还是完全自研的思路,对Mobileye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虽然英特尔表示,在2021年创纪录的赢得了超过30家汽车厂商的41款车型的新订单。但是,在主流和新势力在即将上市的车型,都在抛弃Mobileye的解决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宝马、奥迪、沃尔沃等传统豪华品牌,还包括特斯拉、蔚来、理想等新势力。 

值得一提的是,Mobileye在被英特尔并购后,其中国团队还进行了一次全面更替,这可能也造成了其在中国的业务动荡的原因。当然了,这也和Mobileye并没有针对中国市场有独立研发的定制化服务有很大关系。

自动驾驶服务,一定是区域性的个性化服务,每个国家和地区的驾驶习惯、道路环境、人文环境等等都有明显的区域特征,这就要求自动驾驶服务必须要本土化开发。这也是为何特斯拉FSD在美国已经更迭了好几版,在中国还没有更新到最新版本,这就和其需要中国本土研发团队进行本土化的原因。 

对于英特尔来说,2017年花了惊人的153亿美元并购Mobileye,在2022年中希望以500亿美元估值将其再度推向IPO,可能也是希望在Mobileye的最好的商业化时期,也就是量产自动驾驶最多的时期将其IPO,并进行投资回收。当然,也希望通过IPO,引入更多的车企作为战略投资人,扩大自身的朋友圈,来拓展业务。 

在L4自动驾驶的商业化领域,Mobileye正在和蔚来一起布局Robotaxi,但是,这是另一个竞争范畴的商业,更注重的是运营能力,而不是技术优势。或许,Uber、滴滴等网约车平台,更为合适。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