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赢现在,还要赢未来

理想汽车现在就像一个年青小伙子:脚上有劲、兜里有钱、心中有梦。他一边锻炼自己,一边还在加速奔跑。 

11月29日,理想汽车发布三季报,展示了非常亮眼的业绩表现。如果我们按传统财务看重的指标来看,理想汽车还不是一个赚钱的企业——三季度亏损2150万元。 

但是,理想同期研发费用8.885亿元——抠点零头出来,理想就能盈利了。 

能盈利为什么不盈利? 

原因当然不是理想汽车运营成本高,而是要保持持续的研发投入力度。理想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想说,他们要“持续地、长期地投入10个点(10%)以上的研发费用,来用于产品以外更重要的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

图片

李想在产品发布会上演讲

效率高一直是理想汽车的特点。如果稍加倾斜,理想汽车就能成为最早盈利的新造车势力,也能远远超过特斯拉的盈利达成的速度。 

不过,理想汽车的策略显然是:

要赢得现在——获得足够多的销量和毛利;

也要赢得未来,不仅是产品层面,而且是技术层面的研发投入,就是必需。 

1

爆款效应持续 

“恭喜理想出色的业绩表现”……

“真的是表现非常亮眼的一个季度”……

“恭喜,非常好的业绩”…… 

三季报电话会的开头,很多投行人士、分析师,都这样开始了对管理层的提问。 

这不是客套,理想汽车在这个季度,创造了最好的交付成绩、最高的收入、最高的毛利、建设最多的零售中心……还积攒了公司历史上最多的现金及各种等价物——488.3亿元。 

这一切源于理想汽车第一款也是唯一的车型:理想ONE。第三季度,理想汽车交付了2.51万辆,10月份又交付了7649辆。11月,理想汽车更是突破万辆交付关口,达到13485辆,创历史新高。

图片

理想ONE也由此成为新造车势力当中首个单车型单月销量过万的车型。这不是它的第一个纪录,它也是首个单款突破十万辆生产的造车新势力产品,也是用时最短的产品。 

理想ONE成为爆款,源自李想单纯而精准的产品定义。他从自身——一个多娃家庭的成功男士角度出发,为自己和类似人群打造一款“车和家”。 

基于这个场景需求,李想组合了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增程驱动系统和豪华车型的品质。在理想ONE这款车上,不是纯电动汽车,却有纯电驾驶的体验;不激进追求自动驾驶,却有实在可用的L2级驾驶辅助系统;没有华而不实的噱头,却有为每一个家庭成员、也就是每一个座位的贴心设计;售价33.8万,却有百万豪车的配置。 

这款车,和全球爆款电动车型特斯拉Model 3相比,既有相似之处,又有很大不同。 

相似的是,两款车都提供了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电驱动体验,并且创造了对同价位车型而言越级的体验和价值,另外两家公司都是直营,还以产品说话,不喜欢营销广告。 

不同之处是,理想ONE智能座舱方面更加符合家庭用车的功能需求,语音交互、本地化内容等等也非常丰富。特斯拉自动驾驶功能更为激进,并且分级别单独收费。而理想汽车认为,智能驾驶,对于家庭而言,就应该是标配。 

还有很大的不同是,特斯拉Model 3在一炮打响之后,通过推出标准续航版、引入磷酸铁锂电池等等,不断将价格往下探,目前已经到了25万元左右的区间。而理想ONE在首款车打响之后,2021款升级,价格还上涨了1万元。这1万元的加价,理想提供了理想AD高级辅助驾驶,智能座舱,乘坐舒适性升级,NEDC综合续航里程提升280公里……让很多车主大呼划算。

图片

2021款理想ONE统一为6座布局,第三排腿部空间增加了41mm

理想ONE是通过创造更多价值,来赢取更多消费者的。这使得理想ONE天生就是爆款体质。 

2

现在与未来的平衡 

在理想ONE出色表现驱动下,理想汽车的财务报表处在一个相当健康的状态。 

如何评价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是否健康? 

首先,应当确定,该公司所处的行业所处的发展阶段,以及该公司的所处的位置。 

就智能电动汽车这一赛道而言,大风刮了有几年了,目前已经到了产品攻城略地,大规模渗透到普通消费人群的阶段。 

也就是说,智能电动汽车产业还在高速增长,甚至处于增长斜率最大的陡坡阶段。对于企业而言,此时,应当是急速行军,既要大片占领阵地,又要为长期战斗储备力量。 

由此,我们看这一赛道的上市公司,应当注重几个财务指标:收入及增长率、毛利率、研发投入和现金储备。 

收入和毛利,显示的是当下的战果,如果不能在跑马圈地阶段抢得先手,就失去了最好时机。 

研发投入和现金储备,显示的是未来战力。智能电动汽车刚刚开始大众化,战争的宽度和广度还会几何级提升。玩到最后的玩家,才有可能争胜。如果这一阶段就追求利润,牺牲研发投入,那很可能先赢后输。 

先看收入,理想汽车三季度收入77.8亿元,同比增2倍多,环比增长增加54.3%。与智能电动汽车整体增幅对比,理想汽车是跑赢大盘的。 

毛利方面,三季度18.1亿元,同比增加264.8%,环比增长90.2%——增幅比收入大,这意味着理想汽车还在提升效率,规模效应也在帮助它。 

要提升毛利,无非开源节流。开源方面,理想汽车的商业模式极为朴素,基本就是卖车赚钱,卖得车越多,赚得就越多。这种至简的商业模式,让企业和团队专注提升产品和销售。专注带来高效。 

节流方面,就是控制成本。理想汽车三季度的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为10.2亿元,是同期蔚来的55%和小鹏的66%。 

至11月,理想汽车已经卖了7.64万辆车,销售中心就174家,平均单店卖车439辆,效率远超同行。今年,蔚小理三家卖车总数量差不多。至三季度,小鹏汽车门店就有271家,蔚来317家。

图片

理想汽车扬州江都交付中心 

研发费用方面,三季度理想汽车研发费用8.885亿元,同比增加165.6%,环比增加36.0%。李想年初表示,今年研发投入要达到30亿。当前,他们研发投入的方向主要包括智能驾驶、纯电平台和高功率快充。这几项技术,无疑将决定未来智能电动汽车最核心的能力。 

理想汽车虽然没有盈利,但是已经能创造正向现金流。至三季度,理想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488.3亿元,比二季度的365.3亿元大幅提升。另外,理想汽车的这一数值,也比蔚来和小鹏的470亿元和453.6亿元要多。 

这四项指标看来,理想汽车在当前的战果无疑是最突出的。而未来的战力,要看研发投入的转化。从目前来看,理想汽车起码在正确的方向上,投下了重注。 

3

使命与责任升起 

“这是我们这一代的硬件科技企业一个很重要的使命和责任。”李想在三季报电话会议上说。 

所谓的“使命和责任”是:“保证我们能持续地、长期地投入10个点(10%)以上的研发费用,来用于产品以外更重要的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

图片

上一代的硬件企业是怎么做的?比如手机等智能设备,以小米为例,手机和IoT设备只有5-6%和10%左右的低毛利率。 

李想认为,“如果一个企业只有个位数的毛利率,它的整个投入只能做产品层面的研发,并不能更深入地在技术层面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 

保证研发投入,当然不是最终的使命和责任。作为“这一代”的硬件企业——智能电动汽车研发生产企业,理想汽车赋予了自己怎样的期许? 

在李想发出的内部信中,这一点说得很清晰: 

理想汽车2030年的愿景:创造移动的家,成为全球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他们描绘了达成这一目标的图景。比如,一个的中途点是,先在2025年拿到中国智能电动车2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公认的头部企业。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理想汽车要磨炼自己相应的综合技术能力、商业能力和战略资源支持能力。“只有综合实力做到了第一,才真正有机会在智能电动车的世界杯上夺冠。” 

理想汽车树立的目标无疑远大,但也经过了细致的推演,对团队提出了超高的要求。 

“经营之神”稻盛和夫说,“能够描绘出自我成功后景象的人,其成功的概率是极高的。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成功的样子,如果其景象清晰可见,那么你就一定能实现、一定能成功。” 

理想汽车想要赢得的未来,不是盈利,而是全球智能电动汽车头部企业。 

对于这样的宏愿,这样的自我鞭策,我们应如何对待? 

以敬畏。以祝福。


——END——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