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电动车,光伏、智能、共享出行,能“下乡”吗?

AMCF-背景板新调-给客户-新浪等.png

7月18日,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主办的第一届汽车市场与消费论坛上,与会者热烈讨论着“中小城市与农村电动化发展”的话题。

主持人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永伟提出了几个关乎新能源汽车未来在农村市场发展的问题。第一,广大农村地区推广使用风电、光电等可再生能源已有多年,电动汽车有没有规模化使用这些新能源的可能?第二,农村用户有没有对电动汽车智能化的需求?第三,共享出行能推广到农村去吗?这三个问题一提出,立刻引起了新的讨论热潮。

光伏+充电桩+电动汽车,是农村出行的新路径吗?

近年来,为降低大气污染,调整能源结构,改善农村居民用电条件,我国大力发展风电、光电,实施光伏入村扶贫工程。7月10日,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注入强劲动能》的文章,称全国累计建成投运光伏扶贫电站2649万千瓦,惠及全国1472个县、138091个村、418万贫困户。至2015年,全国无电人口用电问题得到全面解决,全国平原地区基本实现农村机井动力电“村村通”,农网供电可靠率达到99%。

电网通了,光电、风电来了,但农民用的电动汽车能不能使用光电、风电这些清洁能源,似乎还没有引起更多关注。

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CEO林密认为,让清洁的车使用清洁的电是个很好的想法。电动汽车用光电,就是清洁的去汲取能源,清洁的去使用能源,如果做起来将是一个非常好的循环。

重庆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营销服务中心副总经理隋全晖认为,新能源在农村也有生态运用,建设这样的生态体系是个好方向,目前应该重点着眼在解决农民的生活和生产问题上。比如可以把电动汽车充电宝的功能利用起来,遇到晚上停电就可以用电动车解决家庭照明、做饭、看电视等问题。在生产方面,也可以让电动车在田间地头与一些农机具联通,解决供电问题,形成一个可再生能源-电动车-生活、生产的生态是可能的。

江淮新能源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营销公司总经理汪光玉则认为,现在让电动车所用的电都来源于水电、风电、光电是比较难的。但可以充分发挥电动车具备的储能功能,利用晚上低谷电来充电,电网需要的时候反充电,把电动车这种交通工具变成电网的一个储能单元,让农民享受到电动汽车带给他们的实惠。

下乡的电动车需要智能化功能吗?

作为智能化的基础平台,近年来,电动汽车上的智能装备越来越多,成为这种交通工具重要的卖点。2018年初,发改委发布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20年,智能汽车新车占比达到50%以上,其中有条件自动驾驶(L3)以上占比10%以上的目标。2020年2月24日,发改委正式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虽不再强调具体数字目标,但明确指出,智能汽车已成为全球汽车产业发展的战略方向,发展智能汽车对我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汽车将由单纯的交通运输工具逐渐转变为智能移动空间和应用终端。到2025年,新车基本实现智能化。不过,在许多人眼里,智能汽车似乎还是城里人的专有,农村交通工具的智能化还很遥远,卖到农村的电动车应该尽力压缩成本,把不必要的智能装备统统取消。

对此,林密持反对意见。他认为,农村市场真正的中流砥柱是县以下地区的年轻人,这些人在任何产品线上都是消费的主流。他们智能化的应用,包括互联网的应用,一点不比一二线城市青年差。抖音、网上销售等工具应用的比城里人还多。有人举出了拼多多的实例,成立于2015年的这家专注于C2M拼团购物的第三方社交电商平台,通过“一起拼农货”等活动,较好地解决了部分农产品价低伤农的问题,吸引了大批农村用户入驻,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很有实力的著名的电商平台。

林密认为,农村居民生活的智能化是必然的,但当前电动汽车上的智能配置应该集中在娱乐化方面,做好“三键一屏”。至于主动驾驶、被动驾驶、L2级别的初级辅助驾驶功能,暂时还没有太大必要。

隋全晖认为,手机上有什么功能,车屏上就应该有什么功能。定义农用电动车的时候应该有数字空间和智能终端。因为农民的自由时间比城里上班族更多,所以车上的娱乐化功能很实用。

汪光玉认为,安全也很重要,电动车用了主被动安全装置,有用户反馈说,上高速公路以后感到很方便、安全。他认为,智能终端、数字空间和储能单元,是农用电动汽车发展的重要深度所在。

共享出行能在农村发展起来吗?

因为能够减少交通工具总量、提高出行效率、减少排放污染等美好愿景,共享出行于几年前以网约、出租、公交、拼车等多种新颖的形式兴起于交通拥堵的大城市,并迅速向二三四线城市推广。但在人口密度不高、交通密度不高、汽车普及程度也大不如城市的农村地区,共享出行能不能成为农民机动化出行、农村物流的新方式?

汪光玉指出,由于发展得不是很顺利,这两年有些共享汽车从大城市转到中小城市和乡村,呈现出三种业态。

第一种是租赁,既有以租代售的租赁,也有公路用车租赁,包括执法、巡逻等方面的用车。第二种业态是微公交,现在已经在一些地方发展起来,打通了村与村、村与镇、村与县城之间的联络。第三种业态是县域出租。这种出租业态正进入油改电的转换之中。电动车在中小城市家庭代步、租赁用车、微公交、出租、网约等业态都在兴起。他告诉与会者,江淮新能源汽车每个月都能收到一定量的共享用车订单。

林密告诉与会者,云度今年开始做共享出行这块市场。他认为大城市汽车的共享有两个大问题难解决,一个是寻找设置取还车点难的问题,第二个是信用问题。不过在农村这两个问题都好解决。取还车点大多都设在村口,人们出行、回家都要从这里经过,取还车方便,场地费用也不高。村里人之间都很熟悉,很了解,信用不好的人不好混,所以不用担心村民的信用问题。这种方式下需要做的是要有非常合理的车辆看护措施和合理的用车管理方法。

他指出,农村共享出行的主要形式是拼车模式。他认为,拼车出行特别适合农村市场,因为村里人大多沾亲带故,乡里乡亲,出行时车辆所有人打个招呼,去到一个目的地的人就会搭伴。

开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王超提出一个车企共同面临的问题:农村出行,包括物流出行的量密度不够。他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到村里去,有时找不到出租车,就要呼叫村里专门送人的人开车把你送到想去的地方,但这种车一般一周只有两三单,专职司机养不活自己。不过他发现,已经有快递公司进入到偏远的乡村了,但主要是可以不计成本的国家邮政公司,“三通一达”那样的大物流公司还是难以见到,因为订单量密度不支持现有的商业模式。他认为,乡村版的货拉拉这类生产力出行可以把资源效率最高化,更适合农村物流市场的现状。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