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未能造出一辆车,万向的“造车梦”或该醒了?

功夫AUTO 2020/7/9 9:53:03 盖世大V说

正式踏入车市下半场的本周,一大批造车新势力似乎齐齐遭遇“水逆”。

先不说国内的赛麟、博郡的造车“闹剧”愈演愈恶劣,远在大洋彼岸的Karma,本周也被媒体“大揭老底”。

美国一个名为Jalonik的汽车博客网站,最近公开发表一篇文章称,根据作者掌握的内部资料,Karma正在低调裁撤大量员工,而其现有的原型车多为骗人骗投资的假项目。

成立于2007年的Karma Automotive,前身是菲斯克汽车(Fisker Automotive),其最著名的车型是曾叫板特斯拉Model S的Fisker Karma。2014年,公司破产后被中国万向集团收购。

根据该篇报道指出,万向去年已将4亿美金的投资缩减为1亿,并希望彻底撤资;加上今年年初疫情的冲击,Karma的高层已经在准备破产保护。

不过,根据Jalonik在6月28日对此文的更新中表示,有信源告诉作者,万向似乎已经被说服了将继续投资Karma,以避免其考虑申请破产保护。

事实上,作为国内第六家拿到“双资质”的新造车企业,万向集团在新能源汽车赛道本应有着很高的起跑点。

然而,距离2016年底“万向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之后,万向的新能源汽车一直处于难产之中。

2018年11月,因为始终没有一款电动车产品推出市场的万向集团,其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被暂停。

而根据经济观察网早前报道,涉及万向新能源乘用车工厂的万向创新聚能城进度也非常缓慢。而且有关电池项目投产以及整车项目何时开工的具体节点,万向集团方面仍未有一个具体回复。

同时,在万向集团仍面临盈利困难的今天,亟需持续大投入的造车事业能否继续坚持,前景还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1、Karma究竟活得咋样?

根据Jalonik的爆料,Karma公司不仅在5月裁掉了全部200名员工的一半,而且其最近大肆宣传的E-Flex platform可调节底盘,只是一个“电影道具”,Karma拿来展示的的底盘其实就是量产版Revero GT车型的底盘,而且焊接工艺劣质。

该篇文章还指出,尽管Karma于早前发布的纯电动Revero GTE原型车确实存在,但据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分发给媒体的有关规格都是捏造的,没有经过任何测试。

文章列出一连串“事实”的背后,无疑就是在指责Karma在骗取中国投资者的钱,而且其背后万向集团,早前也希望能够全面撤资。

功夫汽车在Karma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个其引以为傲的E-Flex平台,在宣传上就足够“引人入胜”。而Revero GTE也计划与明年秋季同步在中国和欧洲市场上市销售。

Karma看见此消息后自然坐不住,但其CEO周亮并没有选择“正面杠”,而是群发了一份内部邮件(随后被员工爆出)。周亮在信中甚至向Jalonik发出了前来参观工厂邀请,以证其“清白”。

Jalonik当然欣然接受,但鉴于目前美国加州的疫情,这个“瓜”似乎还能吃一段时间。

不过,Karma作为一家2017年才开始上市销售的豪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其首款车型Revero的市场表现则让人不敢恭维。

公开资料显示,据早前EPA(美国环境保护署)对Revero作出的一份评测显示,作为一辆插电式的油电混合动力汽车,Revero在续航里程以及燃油经济性上皆不尽如人意。

EPA测算,Revero的实际续航里程仅有240英里(约482公里),与其声称的300英里相距甚远,而且由于Revero使用的是相对于昂贵的汽油,加上其油箱容积仅有10加仑(约45L),所以Revero在实际使用的过程中并不会为消费者带来燃油费上的节省,相反在5年的使用期内会给他们带来额外500美元的燃油花费。

有关Karma的销量数据,官方似乎从未对外进行过披露。不过功夫汽车在外媒的报道中看到,根据联邦政府的数据,在2018年Karma仅售出231辆汽车。

同时,据Karma方面介绍,其位于美国加州的工厂虽然年产能仅为1000辆,但就目前车型的市场需求来看,Karma仍希望通过一项名为“4+1”的商业计划,将过剩的产能、产品开发以及车辆集成专业知识出售给其他汽车制造商。

换言之,Karma目前的运营情况仍比较困难,能否得到万向的继续支持,无疑是其未来存活的关键。

2、万向也自身难保

相信国内近期接连倒下的几家造车新势力已不断对万向发出了警示,但在资金方面,万向的情况似乎依然捉襟见肘。

2019年,万向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万向钱潮发布的年报显示,其营收不仅出现了近20年来的首次下滑,其归股净利润也同比下滑了25.82%,为5.36亿元。

今年一季度,在疫情的冲击下,万向钱潮的净利润下跌幅度进一步拉大至58.59%。作为对比,同期汽车零部件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3.91%。

为此,后续能否有充足的资金“支援”Karma,我们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同时,根据Karma CEO周亮早前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万向,但其采取的这种开放战略,到了样车阶段就可以寻找合作伙伴一起,资金需求会比特斯拉小得多。

在去年广州车展中,KARMA REVERO GT/GTS正式公布预售价,预售价区间为178万元-218万元。根据周亮的计划,2021年公司将会通过全球组装的方式,使全球销量达到3000台。

然而,这一说法显然与万向早前的表述有所“出入”。因为万向在其倾力打造的“万向创新聚能城”中,其计划投资27.45亿元的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本应是留给增程版的Karma Revero和Atlantic的。

如此看来,Karma的体量根本无法支撑起万向原来规划的产能。这样一来,会否迫使万向再打造另一个全新的汽车品牌?不过这一可能性在如今的市场环境看来,成功施行的几率已非常低。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Karma在华的全资公司——凯莱(中国)洁能智动车有限公司更换了法人。鲁冠球之子鲁伟鼎退出,由徐安良接替。

资料显示,徐安良曾任深圳市发改委主任、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副市长等职。去年6月,徐安良被聘任为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

这是否意味着万向造车方向的变化?目前只能留待时间给予我们答案了。

3、功夫拍案

目前看来,万向这个“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集团”的造车进度仍然是一个谜。尤其在其创始人鲁冠球逝世之后,加上市场环境突变,万向造车所面临到的困难似乎加剧了许多。

与此同时,拿Karma这样一个小众品牌前来国产,其市场前景似乎也比较黯淡。或许,万向此时正在试图调整造车的方向,但已错失了先机之后,市场和消费者留给万向的时间,已然不多。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