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和合肥在赌什么?

autocarweekly 2020/6/16 14:52:53 盖世大V说

文 | Karakush

这是一桩小事体。

6月9日、11日,蔚来两次宣布要增发新股。头天说要发行6000万股,隔了一天就增加了20%到7200万股,发行价为每股5.95美元(约合人民币42.2亿)。此次募资的净收入,最大将有可能达到4.75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7亿),也算是一笔可观的资金流。

今日份的价格

在外界看来,虽然仍旧贫穷,但是背靠地方老爹的蔚来,似乎有了可以岁静一些的底气。自然,这种资本主义热钱也就不再像之前那么令人鸡血。加上那两天恰逢特斯拉股价突破1000美元,市值超过丰田。这注定不是一个会引起太大动静的消息。

不过招股书里夹带的一些私货,倒是为我们解开了此前蔚来中国项目留下的一个悬念。4月29日蔚来中国签署最终投资协议时,曾有媒体提了一嘴,这笔战略投资,合肥方面和蔚来中国是签署了对赌协议的。但只此一句,没有更多。

具体赌什么,赌不赌得成,赌输了怎么样,在当时喜大普奔的氛围下,也不算太重要。

再说,可能大家对李斌的谈判能力也比较放心。作为一台资本眠了他也不眠的资深融资永动机,李斌想必会用上祖传的博弈棒法,为蔚来锤出最好的条件。

此前在2019年财报中,已经公开了一些投资背景,比如双方要拿出的筹码,以及到位的时间节点。

合肥战投方面要拿出那著名的70亿元人民币现金,投入蔚来中国;

蔚来除了也要祭出42.6亿元的现金,还要把他们在中国的核心业务和资产,包括车辆研发、供应链、销售和服务以及NIO POWER,合计资产对价177.7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蔚来市值的85%,注入蔚来中国。(这个市值是根据2020年4月21日之前的30个公开交易日的平均股价计算的。)

投资完成后,蔚来将持有蔚来中国75.9%的控股权,而合肥战投方将共同持有剩余的24.1%。

资产注入将分几个阶段,但最后节点控制在交易结束后一年内。李斌之前表示,有信心在6月底之前完成交割,也就是说最晚到明年6月资产得到位。

资金注入则明确地给出了五个节点:

一期:战投方35亿元,蔚来12.78亿元,交易结束5个工作日内,但部分战投方还有个别期限,最晚的反正不迟于今年9月30日;

二期:战投方15亿元,蔚来12.78亿元,不晚于今年6月30日;

三期:战投方10亿元,蔚来8.52亿元,不晚于今年9月30日;

四期,战投方5亿元,蔚来4.26亿元,不晚于今年12月31日;

五期,战投方5亿元,蔚来4.26亿元,不晚于2021年3月31日。

而如今,在第一幕里出现的枪,等了两幕总算响了。在两次增发发布的SEC文件(424B5号表)中,都有专门一章HEFEI STRATEGIC INVESTORS(合肥战略投资者),首次披露了对赌条件以及代价、风险。

蔚来方面如果发生以下五种情况,应该就算对赌失败。因为那样,战投方就有权要求蔚来回购蔚来中国的股份,赎回价格包括战投方的总投资额,再加上一笔年利率8.5%为计的投资收益。我们找了一位投资圈的朋友给翻译成白话(黄字部分):

1. 蔚来中国在收到战投方一期全部投资后60个月内未能完成IPO(需要蔚来中国全体股东认可的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

也就是是说五年蔚来中国要完成上市,股票要能够上市交易,我们能打新股;

2. 蔚来安徽(也就是蔚来中国的法律主体)在收到战投方一期全部投资后48个月内未提交IPO申请;

也就是说,四年内上市申请材料必须报进去。1)和2)的区别在于,即使满足了2),提交了申请,但因为监管层面原因被卡着不给过审,导致1)的情况,5年了股票还是不能上市,那蔚来还是一样要赎回战投方的投资的;

3. 公司股东要求蔚来或李斌赎回公司股份,导致蔚来汽车或蔚来中国的控制权发生变化;

是在要求蔚来中国的控制权必须稳定;

4. 蔚来未能在一年内对蔚来中国注入资产,或未能在2021年3月31日前注入资金;

是在要求蔚来必须履约注入资产资金。这个其实也是申报IPO的必备条件,要有生产的资产,你不能是个空壳公司去IPO;

5. 蔚来中国在收到战投方一期全部投资后,连续两年汽车交付量低于两万辆。

是在要求钱投下去了要见下蛋,出货量必须上去。

综合来说,这些条件基本就是在资本市场获利兑现、控制权、资产注入、经营效益等方面,对蔚来汽车谈对赌作要求,是战略投资者对自己投资的一种保护。

由此看来,之前李斌在Q1财报的电话会议上曾扔过一句震惊海内的话,蔚来中国具备在中国市场IPO的可能性——摆到今天看,还是一种高度委婉的吹风说法。

蔚来中国是必须得上市的。只是上市地点,可以是上交所、深交所,但只要股东都同意,也可以是海外所。不过考虑到地方国资背景,以及李斌一直想要打开人民币融资通道的意图,其在国内上市的概率非常高。

不过在那之前,蔚来至少还有两个阶段性任务。

一个是要凑钱。一季度财报显示,蔚来现金余额约24亿元,而在6月30日前,蔚来要拿出注资款25.56亿元。此前CFO奉玮曾解释,会利用之前几轮可转债的现金余额,也还将继续融资去保证后续注资。所以到头来,开头提到的增发也不是太微不足道,还是事关些生死的。

按照投行中金公司的预计,蔚来汽车后续还需要募集约20亿元。但他们也判断,按照蔚来呈现出的费用控制,若按照单月6亿销管研费用估计,合肥战投可以解决未来18个月的需求。

另一个落在我们的专业范围内,也就是销量,但也实在没什么可讨论的。截至5月,今年累计销量已经超过万台,达到了10,429辆。如果从今年就开始算对赌期,2万也并不是太大的难事,完成率已经过半了。

并且势头正姣。5月的交付数是3436台,不仅同比销量增长了215.5%,并且也没被今年的糟糕形势带节奏,自2月以来已经连续三月销量上涨了。值得注意的是,这还只是ES6和ES8两台车的业绩。第三款车EC6已经安排上了,马上7月公布价格,9月开始交付。

多一款车当然并不意味着多一打销量。但近期网络上对该款车型无中生有的造谣抹黑,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款车、乃至这家企业,已是一个令人忌惮的存在了。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