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友,这届理想会有一个怎样的蔚来?

autocarweekly 2020/6/11 10:21:46 盖世大V说

文 | Karakush

上周末,这张造车新势力男团出道图,戳high了不少人:

THE THREE

我们是很喜欢看大佬们合体的。

比如隔壁互联网圈的东兴饭局、乌镇饭局,头部齐聚一堂,把大江湖集中到一张八仙桌上。比起正式行业活动上的塑料寒暄,觥筹交错之间侧漏出来的真性情,才更让人觉得能反映出这个时代真正的精神面貌。

人们在这群顶层建筑的中年男子身上,一面仍旧看到当年胸怀大志要颠覆要单挑的小子,另一面又不忘如今他们覆手为云为雨的本事。这样一群人坐在一起,仿佛下一秒就能生态化反出一个新物种、新赛道、甚至新世纪。

要的就是这种携手拓荒、重塑秩序的刺激。

车圈大佬很少在私域社交场合合体的,让我们少了很多激情澎湃的想象力。假如有一天,李书福、魏建军和王传福三位中国自主民营车企头部的大佬,可以坐在一起斗地主,绝对是比现在什么高管换防、什么战略合作、什么联合研发等等,更让人觉着自主在抱团发力,即将奔向世界汽车的民族之巅。

而这次新势力三杰,把合体的春风总算是吹进了车圈里。

昆仑资本的周亚辉为这张出道图做了一个“定性”,很代表一部分朋友的亢奋点:“有理想,有鹏友,有蔚来”,三位过去几年里敢把财务自由搞成财务不自由的家伙,确实创造了一个新时代。

有一种赞美,是撒币赞美

如果要摆在汽车工业的维度来看,该结论不免超前得有些夸张。毕竟新能源细分至今4%上下的市场份额,很能量化地说明这个“新时代”的存在感,更不要提此三家在其中的份量。

但是你又不可否认,他们也有一些拓荒的精神气。那些有别于行业常规的尝试,甚至正在固化下来形成一种新门槛,规定着新能源领域后来者的自我修养:要能撑起真正高溢价的高端感,要不止于娱乐互联的智能化,要有基于自研的自动驾驶能力,要做到前所未有的用户导向,要以体验为差异化的产品竞争力……

硬要说的话,这个新时代更是一个创业时代,把久违的拼命与挣扎又带回了这个大爷已久的行业,样子或许不如我们期许的那么体面,但也不乏让人感到这片神州大地以往并不陌生的商业生命力。

比起干掉特斯拉

更实际的是别那么特斯拉

“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何小鹏在朋友圈发合照时,配了这句文案。后来他发微博的时候,又增配了两张图,一张是三个漫威复仇者,另一张是三英战吕布——戏来了,不少朋友就此认为,这就是三家要联手爆锤特斯拉的意思。

且不说就为了思出这个结论有啥好忆苦的,一直以来小鹏的目标就是特斯拉,不用变也不会变。只是对于小鹏来说,目前越来越清晰的一个挑战是,如何在无限接近特斯拉的同时,做到去特斯拉化。

小鹏在产品上有不少特斯拉痕迹。一个充满争议的例子,比如目前小鹏和特斯拉之间仍处于焦灼状态的商业窃密诉讼。特斯拉起诉其前员工曹光植,认为后者在离职时带走了大量的自动驾驶机密,入职小鹏。小鹏作为现雇主,得配合调查。

个中过程也就是你可以想象到的那些扯皮:“你抄袭我”“我没有抄”,“你在撒谎”“我就是自研的”,“你给我看证据”“你拿去”,“我要看源代码”“你过分了”,“你看你就是抄的”“我还能说什么”……之类的。

麻烦的是,小鹏有计划今年7-9月在美股上市,正在秘密提交IPO文件,并且已经聘请了摩根大通作为主承销商。这也不是薅资本主义羊毛,是有融资输血的刚需,规模在5亿美元。我们之前的文章也写到(点击查看原文章),法律界专业人士的意见是,由于这涉及盗窃核心技术和商业机密,很可能会影响IPO的尽调进程。

按照公开的资料,我们也无从判断究竟是小鹏侵权还是特斯拉霸权,所以也不好下结论,过度学习特斯拉耽误了命运。但是5月底的一件小事情,倒是很可能让小鹏觉得得变一变。

电动圈内著名媒体Electrek报道,小鹏P7的网页设计搬运了特斯拉的美编成果。外国小编气愤地点评,好歹也是月销上千的正规车企,有小米这样的跨国公司作为投资者,怎么可以对拷贝无动于衷呢。(那他可能也不太了解小米……)

5月28日

相似的构图,相似的配色,相似的椭圆按钮……也许有朋友会指出,这就像阿迪达斯三条杠,难道能吃遍天下所有的斑马线嘛?但值得指出的是,现在打开网页,按钮的形状是这样的:

如果站在道德层面,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中国式商业野蛮生长的原罪问题,几乎每一家顶流的巨头都无法清白地表示自己毫无借鉴的历史。绝对价值上,世俗成功当然不能证明礼崩乐坏有理,但是在商业上,我们恐怕还是得不问对错只看利弊,讨论才有生产力。

事实是,那些能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晋升至领域内顶层建筑的企业,往往也是那些不守规则而又能兜住底线的。我们常常抽象地称之为把握时代红利。

过去的激荡三十年,我们就是得益于规则松、底线低的时代红利,直到现在不少企业恐怕仍旧如此,不仅限于原始资本积累,丛林法则贯穿生命周期;而规则严、底线高也是一种时代红利,也不必想象得过于美好,在其他社会就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者的权力。

所以,在我们这里,一定程度的高仿,还算是蹭红利的效率打法。从前车之鉴得出的教训是,一味地皮尺而毫不建立核心原创,才是没有前途的;如果能抄成他大鹅厂,也是一种本事。

当然,有朋友会担心,这不太正的三观最后终将导致创新者的怠惰和消亡。只能说所幸的是,眼下这个阶段,也还远不是担心劣币驱逐良币的时候。

怕被人吐槽

可更怕罗永浩

“三个苦逼,比谁老得快……”和何小鹏不同,李想的配图文案更是一种对创业艰辛的感叹。

也许6月的头几天,他感觉比平时老得快一些。

5月下旬,理想ONE长沙起火才调查完毕,发现是一块遗留的车漆防护垫引发的个案。不过,这件事散发出“毕竟新势力还是不稳定”的信号,使得后续的订单增长情况尚不可测。没隔几天,理想更是遭遇了其史上最大的公关危机,罗永浩老师。

老罗转发了李大锤同学的理想ONE评测视频。李大锤说自己其实对理想ONE的评价非常高,可是怕吹过了被人喷,于是视频做得很克制。老罗于是自曝了理想ONE车主的身份,并发表了一通自己的看法:

这是典型的罗式话术,在自己的BGM里压倒一切,不跟着摇摆的都默认为是傻逼。500万内任选还必须选中理想ONE的故事设置,甚至比娱乐圈“四千年美女”的营销案更生动。

结果引发了网友的不服反弹,以及罗老师的二次不服反弹。

出圈的流量,也成功吸引到了一票圈内下场,从技术角度,细致而专业地剖析了理想ONE在哪些方面多不行。这场由自来粉而引发的自来黑, 如此流量明星的伤害,对理想来说还挺委屈的。

一方面,相比纯电,它的增程式技术路线,在市场接受度方面其实要容易一些。也许在电动吹的立场看来,这样的路线不够一步到位,补贴也拿不全,口号也打不响的。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或许王铜根的话反而更贴近真实的心理活动,“理想是新势力造车中唯一有发动机的,这叫正道。有发动机的车相较对纯电动车,是碾压级的优势。”

另一方面,理想是新势力中,从一开始就花钱很谨慎的异类,在营销口更是如此。以往除了靠自家老板的个人流量带货,也不太打广告往外瞎吹牛逼。因为理想ONE的定位精准,甚至夸张点说是靠中国市场的大基盘撑起来的长尾受众群。小归小,初级阶段的好处是,很多市场反馈都是可控的。

换个角度想,连去年的小龙虾都能卖断货的罗老师,都带不动理想ONE,也反映出 其行业冥灯的尊贵地位 新时代所面临的困局:新能源汽车普及,恐怕工程量已经超出预估。在国家大力发展十一年后,不仅补贴刺激不能停,所取得的消费者教育成果也仍旧极其有限,挑战严峻。

“罗老师别这样”

如果黑,请深黑

李斌没有在朋友圈发那张图。他一般都不发这种的。

他发了易车的活动九宫格,那天刚好是易车成立20年。合照里他穿着的就是易车纪念衫。都是亲儿子,生日那天不好厚此薄彼强抢风头,不过这不妨碍大家都知道,现在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蔚来身上。为此,他还成为了去年年度最惨的人。

但相比去年,今年的李斌要从容太多。他可能是今年年度最想笑的人。毕竟有了合肥的地方支持,毕竟销量也有步入正轨的趋势,一切向好。

负面仍旧是在所难免的。就在第二天,有匿名人士开始在网络平台上发布多篇针对蔚来的谣言,连续使用其他品牌车型的自燃图片,编造称是蔚来EC6爆炸,有人员伤亡,甚至谎冒嘉定警方来迷惑视听。

昨天,蔚来就此发布公告,表示这种蓄意捏造是对蔚来企业及员工的恶意伤害,对此已经采取了必要的法律手段维护自身的权益。真是熟练得叫人心疼,又稳得让人安慰。

比起这种程度的瞎黑,蔚来可能更在意用户内部的声音。本周他们在试水一个反向换电的新玩法,鼓励用户拿自己85%以上电量的电池,去换换电站里50%以下电量的电池,以减少排队换电的时间,从大面上也促进削峰填谷的能源利用效率。

虽然只是在上海三个换电站做的小试验,不过在NIO社区里还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因为排队换电的确是一个实际问题,也不必东试西试的,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铺量呗。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交付扩张之后,对蔚来的服务体系和成本核算提出的挑战。

当然这是只有最头部才会碰到的规模问题,解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好去探索。

绝大多数新势力,还没有资格拥有这样的烦恼。他们还挣扎在生死线上,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十有八九恐怕要挣扎死的。但我也相信,一定能有向死而生的幸存者。

这三家头部已经给这个新时代定下了一种生存基调,这波造车创业的本质,实际上和过去每一代创业者无异,都是同一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

你的理想一定先得被这个行业的现实碰得鸡零狗碎,才会认清世界的规则,总是那么弱肉强食,认清自己的无能,竟然那么令人愤怒,认清所谓的风口、赛道和时机,在剥离了数据模型及资本套路之后,剩下实操的部分就是社会毒打、社会毒打和社会毒打……

然后,你依旧热爱它。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评论